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友联网 首页 新闻 查看内容

首例血友病产前基因诊断诉讼:医院资质成焦点

2011-7-2 09:22| 发布者: 闲云| 查看: 1749| 评论: 1|原作者: 范丽芳|来自: 中新网

摘要: 山西“血友病产前基因诊断”诉讼案调查:1960万索赔 被告医院资质成争论焦点。山大一院:因为制度完善的滞后性,不能认定山大一院在提供遗传病诊断、产前诊断技术服务是违法的。
  中新网7月2日电 题:山西“血友病产前基因诊断”诉讼案调查:1960万索赔 被告医院资质成争论焦点

   “如果法院判我无过错,那么你就应该自己承担生下这个血友病孩子的所有后果。”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山大一院”)大夫郑梅玲在开庭之前,告诉原告——血友病患儿张元祉的父亲张滔滔。
  11年前,正是郑梅玲为张滔滔妻子做了产前检查,之后告诉张滔滔,“恭喜你,你们终于可以生下健康的宝宝了”,并且把诊断结果为“正常胎儿(准确度98%)”的化验单交到张滔滔手上。
  而现在,这张化验单成为呈堂证供。这起被称为中国首例“血友病产前基因诊断”诉讼的案件不久前在山西太原二次开庭。张滔滔、樊颖夫妇以山大一院产前筛查诊断结果有误、导致血友病患儿出生,使整个家庭在精神、经济上遭受巨大痛苦为由,向山大一院索赔1960万元。
  这1960多万包括已经发生的及诉讼之日起20年内的治疗费用,这占到总费用的95%。“现在孩子得隔天注射一次重组凝血因子,仅仅这一项每次就得上千元钱,一个月就是1万多。”张滔滔说。

  亲手“杀死”亲生儿子
  1997年张滔滔与相恋6年的樊颖结婚,第二年,樊颖怀孕。
  由于樊颖是家族血友携带者,为确保胎儿健康,张滔滔和樊颖夫妇来到山大一院,对胎儿进行了遗传病产前基因诊断。
  当时接诊的是该院妇产科大夫郑梅玲,在她与北京协和医院合作共同对胎儿进行产前筛查后,给出的口头结果为“胎儿有95%可能性为血友病患者”,要求立即引产。张滔滔介绍,这份文字病例是在9年后法庭上才见到的。
  夫妇二人含泪接受手术,张滔滔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惨状——6个多月的胎儿引产下来后还是活的,医生催促他立即签字,医院对胎儿进行了处理,心痛不已的他坐在妇产科楼道的水泥地上失声痛哭。“我亲手‘杀死’了我的亲生儿子”,至今回忆起当时签字的全过程,张滔滔眼圈泛红。

  生下“正常胎儿”
  1999年,樊颖再次怀孕,夫妇二人再次来到山大一院妇产科,进行血友病产前基因筛查,接诊的大夫仍然是郑梅玲。
  当年7月2日下午3点,张滔滔拿到了检验报告, “正常胎儿(准确度98%)”。
  在张滔滔询问是否需要复查时,郑梅玲打消了他的疑虑。她告诉张滔滔,“如果实在不放心,等孩子出生后,咱们取脐带血化验为你们再做一次复查。”
  2000年1月28日,张元祉顺利出生。当郑梅玲来到产房时,因胎盘已被放入冰箱,取脐带血复查并未进行。但郑梅玲告诉樊颖,不用担心,并高兴地收下了张滔滔夫妇的喜糖。
  张滔滔说,当时的他根本不知道那时山大一院和郑梅玲均没有相应的《母婴保健技术服务许可证》和《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而且根本不具备从事这项具有高度医学知识和技术的条件和能力。

  正常胎儿变身重症血友病患儿
  2003年9月16日下午,张元祉玩耍时左脚受伤出血,包扎后仍旧血流不止。第二天张滔滔夫妇带着孩子住进山西省儿童医院。9月17日,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诊断结果为“血友病甲?”。
  “医院也只是怀疑孩子凝血功能不好。”张滔滔安慰妻子,在输血止血后,张滔滔夫妇再次来山大一院找到郑梅玲,想为孩子进行复查,但被告知“查不了”。
  从此之后,一旦孩子出血不止,张滔滔夫妇便会带着孩子四处求医,各家医院得出不同结果,“凝血功能障碍、血友病?……”,因为当时国内对血友病认识并不多,相关的专家少之又少。
  2007年,北京协和医院派人来山西进行血友病免费筛查,提取了樊颖父亲及儿子的血样回北京检验。
  当年年底寄回的检测报告单让樊颖夫妇几近崩溃,报告显示“张元祉为重型遗传性血友病”,紧接着山大二院血液科进一步确诊“患儿为血友病甲型,系遗传” 。
  本以为是正常胎儿,一夜之间变身重症血友病患者,对这个家庭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索赔1960万元 治疗费占95%以上
  2008年3月,张滔滔、樊颖夫妇以山大一院产前筛查诊断结果有误、导致血友病患儿出生,使整个家庭在精神、经济上遭受巨大痛苦为由,将山大一院告上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索赔孩子的医药、护理等费用,共计1960万元。
  而当时为了治疗这个因不断出血已经右腿严重残疾的孩子,原本幸福的家庭已经倾尽所有,妻子樊颖也为了照顾孩子,辞掉了工作。
  据张滔滔介绍,这1960多万包括已经发生的及诉讼之日起20年内的治疗费用,只这项就占到95%以上。“现在孩子得隔天注射一次重组凝血因子,每次得上千元钱,一个月就是1万多。”其他的就是护理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家教费等。
  据了解,血友病是一组由于血液中某些凝血因子的缺乏而导致患者产生严重凝血障碍的遗传性出血性疾病,出血是该病的主要临床表现。血友病的主要患病人群是男性,女性为携带者。
  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副主任委员赵永强在今年“世界血友病日”接受访谈时说,血友病通过现行的检测方法,大多数可以找到基因缺陷部位,理论上说通过怀孕前是否携带者的评估和产前诊断可以做到优生优育,但由于涉及到基因诊断,风险也很高,目前能做这项产前基因诊断的医疗机构的限制非常严格。
  山大一院的法律顾问杨力介绍,截止到目前为止,该院也只为樊颖一个人做过血友病产前基因筛查。

  两次开庭 医院及其大夫资质成为争论焦点
  原告代理律师山西晋商律师事务所律师郭立胜、侯军磊和山西驰晋律师事务所主任许渡生走访了国内血友病知名专家及相应法律专家,并对此事从法律角度发表看法。
  郭立胜说,《母婴保健法》(1995年6月1日起施行)第三十二条及卫生部发布的《母婴保健专项技术服务许可及人员资格管理办法》(1995年8月7日卫生部发布)第二条明确规定,凡开展产前诊断技术服务的医疗保健机构,必须经省级卫生厅行政部门批准,取得《母婴保健技术服务职业资格证》,而山大一院初次取得《母婴保健技术服务职业资格证》的时间为2006年。
  《母婴保健专项技术服务许可及人员资格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凡从事产前诊断服务的人员,必须取得《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而山大一院提供的资料显示,郑梅玲大夫当年未取得《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
  2009年7月15日,该案首次开庭。
  2011年5月25日,该案二次开庭,山大一院以张元祉罹患血友病纯系基因突变为由应诉。“但他们没有针对‘基因突变’举证证明,仅有从杂志上复印的几份文献资料。”许渡生说。
  郭立胜、侯军磊和许渡生三位律师认为,山大一院错误的产前诊断结果是导致张滔滔、樊颖作出错误生育选择的唯一医学指导意见,其与重症血友病患儿张元祉的出生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山大一院:制度完善有滞后性
  针对医院及医生资质的问题,山大一院法律顾问、该案代理律师杨力介绍,山大一院在1977年成立了妇产科计划生育研究室;1989年经山西省卫生厅批准成立遗传医学分中心第二实验室;2006年3月山西省卫生厅依法为山大一院颁发了《母婴保健技术服务执业许可证书》,还为有关人员颁发了《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并确认山大一院医生郑梅玲为遗传咨询(针对各胎龄胎儿)、细胞遗传和分子遗传检查的联系人。
  该院大夫郑梅玲也从1991年开始,陆续接受各种关于遗传研究方面的培训,并在国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相关论文等,杨力说,这些足以证明郑梅玲是具有产前诊断操作及结果分析能力的。
  虽然国家1995年规定在开展母婴技术服务时,医院及医生应该取得相关证书,但与其配套的认证、颁证制度是在2001、2003年及以后才陆续完善的,这种制度完善的滞后性,不能认定山大一院在提供遗传病诊断、产前诊断技术服务是违法的。
  杨力向记者提供一份落款为“山西省卫生厅办公室”的晋卫办便函,其内容认为卫生部1995年出台《母婴保健专项技术服务许可及人员资格管理办法》,规定产前诊断机构及人员需省级卫生行政部门进行许可审批,对于之前已经开展相关工作的机构及人员要求在《办法》施行后的6个月内补办审批手续;但卫生部同时出台《母婴保健专项技术服务基本标准》仅对婚前医学检查等标准做了规定,特别注明:遗传病诊断和产前诊断技术服务的标准后发。
  产前诊断技术服务许可是在2003年5月1日开始实施《产前诊断技术管理办法》后才有了客观依据;而由于产前诊断技术服务的特殊性和高风险性,经过各种培训,山西省在2005年才出台《山西省产前诊断机构准入标准》等规定,正式开始对从事产前诊断的医疗机构及人员进行考核认证。
  在张滔滔夫妇同意法庭调解的情况下,山大一院拒绝调解。目前双方均在等待法院判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飞翔 2011-7-2 09:51
草菅人命啊,无良的医生,医院

查看全部评论(1)

关于我们

血友风采

友联网创业群:31044219

记得备注自身情况 不然不通过
© 2001-2013  友联网 ( 苏ICP备16065436号-6 ) Powered by 新北区三井天华信息咨询服务中心 关键词:血友病 血友之家 血友病之家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