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查看: 1854|回复: 0

苍天可有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25 14: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才刚刚进入冬天,窗外的景象已是一片萧条。朦胧的月光下,落光叶子的枝杈就像一只瘦骨嶙峋的手在寒风的吹拂下颤抖着挣扎着,发出惊惶的啸声,好似人在伤心地啕哭。此情此景,就像我父亲临终前的那一幕``````````
  那是我还在读小学五年级时的那个初冬的晚上,我和父亲吃完饭,因为脚又隐隐作痛就回到床上躺着,父亲又习惯地坐回房间编织簸箕。我在房间听到他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可能又是咳出了血,他放下手中的活走到院子里掏水漱口。突然,外面传来母亲颤抖而惊恐的哭叫声。当我慌忙起床忍着疼痛一步一步走出房子时,看到母亲和两个闻讯赶来的邻居扶着父亲,他们脚下满地都是鲜血。父亲已不能说话,他瘦得皮包骨的一只手高高地举向天空,挥舞着挣扎着。当众人抬他躺回床上时,他已经断气了,他就圆睁着双眼挂着我们母子走了。当时我真不敢相信父亲这根家里的顶梁柱就这样猝然倒下,只感觉天旋地转却又清楚地明白父亲是为我而累死的。
  自从我在一岁左右时摔肿右膝后,我的手脚各关节就经常地肿痛。肿起来皮肤总是胀得圆圆的,光亮光亮的,痛得就像被人用刀割一样,让人坐不宁睡不稳。常常是连续十天八天都无法入眠,整日整夜都是在坐睡不安中哭着。有多少个深更夜半刚躺下床的父亲又叹着气披衣起床为我轻擦药水陪我度过不眠之夜,都无法计数。看着我哭得精疲力尽昏昏沉沉,他总会叹着气自言自语:“天啊,怎么这样折磨孩子呀!我前辈做错了什么呀?”无可耐何的父亲总这样自责。
  为了多挣一点钱为我求医买药,父亲常常是天刚蒙蒙亮就起床磨好砍刀带着出去干农活。劳作了一天,别人都回家时,他却带着砍刀上山去砍柴砍竹。当他赶着牛车拉着柴和竹回来时,村里已是四处灯光人们已吃完晚饭在闲聊了。吃完晚饭后,他又劈竹编织簸箕,常常是忙到深夜。几天时间他就可以凑足满满的一牛车柴和十几个簸箕拉到集市上卖,以换取我这个无底洞的药费。长年累月,身体强壮的父亲终因过度疲劳和营养不良而病了。母亲要他看病,他总说:“留着钱先看好孩子,孩子还小。”父亲就是这样用他原本健壮的生命换来我弱小生命的苟存。苍天啊,这样一位为了孩子临死还要辛苦劳作的伟大父亲,你却过早地夺走他的生命,你是多么残忍呀?你让我们多病多难的孤儿寡母如何生存呀?
  父亲的去世,全家人还未从痛苦中恢复过来,姐姐也因营养不良而病倒了。在时断时续的治疗了两年多后也追随父亲而走了,留给我和家人的是一辈子的歉疚和心疼。姐姐是一位聋哑人,虽然不会说话,却很勤劳和善良,深得大家的疼爱。她连爸妈都不会叫,却能准确发音“不吃”和“妹吃”,那是她对我说得最多的两个词。那时候家庭非常贫困,家里有一点好吃的都要留给我。记得小时候,常常是我和姐姐一起吃饭,我总会珍她不注意时把只留给我吃的肉夹一、二块到她的碗里。但她发现后马上会把碗转回身后不让我夹给她,一边歪着身把肉给我夹回来,一边说:“不吃。妹吃。”我总阻止她,并指着外面比划,告诉她放心吃,我不会告诉爸妈。但她还是一边给我夹回来,一边摇着头说:“不吃。妹吃。”她关怀地望着我,打着手势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她这些让人一个音都听不出是说什么的话语,我却能听懂她说的每一句话。她是说,家里没钱,这肉留给你吃,只要你病好了,菜再差,苦再多,我同爸妈一样都愿意和高兴。听着她体贴的话语,我的内心总非常的难受,为她的有口不能言,为自己身体的不挣气,为本已受难的姐姐还要受到我的拖累。在我关节肿痛的时候,她总会默不作声地站在我的床前看爸妈为我擦药。父亲去世后,母亲不在家时,是她为我喂饭,是她轻轻为我抚擦。就是这样一位关心我照顾我的姐姐,苍天你还要夺走她未曾享受过一天快乐日子的生命,你于心何忍呀?以后谁来帮母亲照顾我呀?
  母亲在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苦下,终于把我拉扯成人,并在大哥的帮助下为我开了一个小小的租书室。我很喜欢这份赚钱不多但有好多书看的工作。在二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找到了中国血友之家。看着一个个血友亲切地交流相互地鼓励,看着几个教授为血友义务解疑答困,我的心潮翻滚热泪盈眶,就像一个漂荡的游子找到久违的亲人。我从中国血友之家知道了冷敷和包扎,知道了唯一的有效治疗药凝血八因子。从那时起,家里总要省吃俭用买几瓶因子放在家里,只有严重出血的时候才舍得用一二瓶。即使如此,我也大大减少了那种让人肿痛得死去活来的痛苦。去年有一次,我髋关节严重出血,而药又刚好用完没钱买回来,是中国血友之家给我的及时赠药让我跳过一次劫难。中国血友之家让我看到生命的曙光!
  正当我的家人也为我舒一口气的时候,但从今年的六、七月份起我就再也买不到凝血八因子。我又回到了痛苦的无底深渊,家人也为我锁起了愁眉。从病友的交流中得知,不但是我买不到凝血八因子,而且是全国的病友都这样,还有几个病友因出血没药治疗而导致死亡,并且这样的情况还会持续下去。这些话,像霹雳、像闪电,使我听了连打寒战,好像猛然叫人把心摘去了。苍天呀,你已把我折磨得四肢变形不像人样还不够吗?你还要怎样折磨像我同样痛苦的病友和类似我这样苦难的家庭呀?你可有为我们这群苦难的人儿伤心动容怜悯我们吗?可否敞开菩萨心肠救苦救难救救我们这群在无边苦海中挣扎的血友病人?

  本文在血友征文获三等奖 作者:某广东血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血友风采

友联网创业群:31044219

记得备注自身情况 不然不通过
© 2001-2013  友联网 ( 苏ICP备16065436号-6 ) Powered by 新北区三井天华信息咨询服务中心 关键词:血友病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