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查看: 2679|回复: 0

《如影随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1 13: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前进(沙拉) 于 2011-11-11 13:26 编辑

   我的语言是那么苍白。我的阐述是那么力不从心。我想告诉你一切,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我总有表达自我的欲望,能想到的又不值一提。  


    还是关于我和一个女人的故事吗,我们确实没别的可谈吗?点燃一支香烟,让它在你手上慢慢暗燃。我们总是不知道应该怎样表达自己。我们太含蓄。我们以为有些话我们无须多说,对方也该了解,这是出于我们对和别人的感情太自信,还是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表达自我?我们对直言不讳的说出爱很害羞。但这不是一个好的习惯。爱他就告诉他!  

    我的腿出血啦,又一次而已。疼痛如影随形,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应该用怎样一个姿势忍受。坐在电脑前,把腿抬高,然后点一只香烟,深深地吸上一口,脸上带着微笑。  

    止痛药已经让我进入一种恍惚的状态,我优点觉得恶心,想吐。这是药物副作用。但我是那么依赖它,已经不仅仅是肉体的依赖。我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只会自言自语。我对你们无话可说,因为我所想起的任何语言都是废话,只能产生无奈和无休止的重复。这让我绝望,我想有比文字和语言更好的方式,那就是你的感受,感觉血液一点点流出来,撑大你的皮肤。我想像一只豺狗一样,冲着辽阔的草原狂吠不止,直到我的声音开始嘶哑,直到我筋疲力尽!  

    生命是多么的宝贵啊。人生短短几十年,我们尝尽酸甜苦辣,我们感受五味杂陈,我们的疼痛难道不是也是一种活着的体会吗?生命本身没有幸福和苦难,只是我们太依恋享受  

    我每打出一行字,就不自觉的抱着我的膝盖。然后我忍一下再打一行字,你看看我就是这么的顽强,人其实没那么容易放弃,一个敢于轻生的人你知道他的内心要经历多少自我的挣扎吗,我只能说放弃也是一种选择。如果我看见有人要轻生,我绝对不会劝他活下去,因为我们未必是真的在挽救他。



    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吗,其实我从头到尾都在问一个自己很终极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忍受,和为什么感受。就像你说的,我最痛苦最孤独的时候。总是说些不是人话的话。貌似精神病一样的胡言乱语,这也许只是我的一种另类止痛药剂而已。



     我不疼的时候总跟你们开玩笑,哗众取宠,希望你们关注我,我告诉你们我在这里,一直都在。但那恰恰也是我痛苦的时候,疼反到有时候是一种安慰。因为不疼的结果就是生出更多的欲望,你会想自己很好,要去做什么,要得到什么,这无疑会产生更多的痛苦。两次出血的间隙我是最痛苦的。



    我的意义就是最大限度的不让自己思考,但结果毫无新异的是我思考的更多,在我的脑子里充斥着我要告诉你们的事情,或者说我想对自己说的事情,但我是那么无力表达自我。我把一生大部分时间放在如何想,想什么,而忘了应该去做什么,我往前迈一步,我以一种分散的方式,分别降落于方圆30平迷的范围内,因为我踩到了地雷。不是别人埋下的地雷,是我自己给自己设置的地雷。



    我的语言是那么苍白。我的阐述是那么力不从心。我想告诉你一切,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我总有表达自我的欲望,能想到的又不值一提。



    生活就是生下来,然后活着。活出你自己的德行! 努力粪斗!百折不挠!




   “操,我他妈告你多少回了,别他妈穿鞋进来,你以为你请了老妈子天天给你拖地呢啊?”娟子穿着我的汗衫坐在沙发上,衬衣只系了下面两个扣子,我隐隐可以看见她粉红的胸脯。她把两只白皙的脚丫搭在茶几上。这就是她,我深爱的女人,比深爱还深爱。她就是我的灵魂,我的命。就连从她嘴里骂出的脏话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动听。此刻她正在看韩国垃圾电视剧《我是金三顺》,她老看这种家庭妇女最喜欢的电视剧,看的时候一会哭一会笑。



     我和娟子在一起五年了,这五年来我们没有象一般的恋人那样从热恋发展到一种习惯似的彼此拥有,恰恰相反,我每天见到的都是不同的她,我相信她是多变的女人。 不是那种没有安全感的多变,而是一种由于与生具来的,性格导致的,充满激情的改变。到今天我仍不能习惯似的和她在一起,事实是我每天都能发现她新的缺点与优点。我管这种女人叫魔鬼,我的魔鬼。



    我可以说我的裤子,我的香烟,我的血液,但我很少说我的女人,什么女人是我的呢?我们彼此拥有又相互自由,不是不付任何责任的自由,而是我所期待的一种精神上的开放。我有我的思想以及我的行动,她也有她的。我们从不试图改变或完全占有对方,因为我们没有这个动机,那是无用功,只能产生痛苦与绝望。



    娟子和我相识的时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那个夏天在我的记忆里有种烧草的味道,就是那种我小时侯,住在平房大院里那年头留在我记忆里的味道,那时夏天的晚饭后邻里都出来坐于院中乘凉,为了趋赶蚊子而烧的那种草,只是暗火在黑夜里忽明乎暗的燃烧,那种味道就是记忆的味道。娟子穿一条白底蓝碎花的裙子,我记得她的群裾在雨后的清风中轻轻的飘舞,我是在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爱上她的,这种一见钟情的爱恋让我激动不已,我开始了疯狂的追求。我说的疯狂是我的内心以及思想都在疯狂,我无休止的想她,想该如何与她开始我们的爱,我是说事情总要有个开始,怎么开始呢?我在我头脑里设想无数个认识她的方式,以下举几个例子:



    最疯狂的开始:我开着一辆汽车把她撞倒,当然不能撞死,我还没准备好爱一个死人。后来这个想法被我自己否定了,主要原因是油门火候不好掌握。


最愚蠢的开始:我走到她面前问她有没有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然后告诉她那是我失散多年的儿子,然后邀请她与我拉着手一起在花前月下寻找。



最老土的开始:“小姐,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你啊。”我想我就这么走到她面前和她说出这句白痴的开场白。



  最坦白的开始:我走到她面前,与她四目相对,对她说“我好喜欢你,希望你与我交往,我没有太多时间,因为人生短促生命如梭。你没有任何选择,必须无条件的爱我,不然我后半辈子唯一的事情就是想尽办法纠缠你!”



  呵呵多么好笑啊,这就是我思想疯狂的追求,但我的行动一点也不疯狂,我不知道她是谁,住哪里,除了她是地球人外,我对她一无所知,而我又偏偏是个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对于我这样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来说让我如何疯狂的起来呢?



  但是生活就是这样的让人出乎意料,我经过千百次的设想后,开始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认识了她,并且给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对于这件事情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缘分!



   时间不是你走过的路,只是火车撞击铁轨的声音而已 !


  麻醉类药品和精神类药品有本质的区别,一个让你麻木,一个让你沉沦。但这也许也是一种向上,好像在26年前秦皇岛新一路小学的黑板上写的那几个大红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那时候理解的向上就是,上课的时候脑袋向上盯着那几个大红字或天花板发呆,要向上看。不出意外的是我留级了,我人生无数次留级的初次而已。如今曲马多也让我留级啦,人生的这一刻也许真的不用向上。我颈椎早就不合适“向上”啦!


      积极和颓废也许都不对。盯着时钟的运转,然后数着自己的脉搏的震颤。就是你我的时间,在此刻永恒,在下一秒完结!、、、、、



  "王伟呀,你怎么不去死啊?那个叫王伟的飞行员不就死球的了吗!"娟子是一边在我们租住的平房小院儿的水龙头下冲着她的长头发,一边和我说的这句话。“操,我死了怕你想我,你还不得殉情啊?”我站在门槛上,光着膀子嘴里嚼着一根黄瓜和她说笑。



   我们的日子就是这么过的,从一开始的互相装人变成了互相谩骂和讽刺,这就是我们调情的方式。我喜欢这种感觉,我感觉到我们是在生活着。好像两口子那么活着。



  世界上那么多人,地球那么多人,亚洲那么多人、中国那么多人、广东省那么多人、韶关那么多人、可我们在一起了。我和娟子,这就是她娘的缘分。不是缘分是什么?是命运!



  我是在海边把娟子捡来的,那时候她好像一个随时准备跳海的姑娘,站在海风中的她,长长的秀发随风而舞,一股混着她体香的海风吹到我的脸上,那一刻她就彻底把我拿下了。我过去跟她套词。我怎么说的忘了,大致就是生活多么美好啊,不要轻易放弃自己之类的废话。她在那一刻似乎被我感动了,流着眼泪对我说:“你丫有病吧?、、、、、、”



  于是我们就在一起了。我说的在一起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在一起。比如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喝酒,一起做些全世界老百姓在睡前都做的俗事。我从没问过她经历过什么,只是感觉她的眼里总有一种我读不懂的东西,在她玩世不恭,爱谁谁的外表下,有些更深的东西我理解不了。但表面的她又是那么的简单,这让我激动不已,我是说她是一本书,我如饥似渴的想要拜读她。



  有时候我会生病,她就好像一个母亲那样的照顾我,给我倒水,给我洗脸,甚至帮我洗小弟弟,帮我穿衣服。这样的日子让我无法形容,幸福无比又感觉梦里一般缺乏真实感。她白皙的手臂,高耸的胸脯、诱人的双唇,还有她那满嘴的脏话,都是她的符号,这一切组成了一种生物,这个生物叫娟子,是人类,是个女人,让我激动的女人。



  时间回到2008年5月。半夜我感觉她没有睡,总是辗转反侧。于是我问她:“睡了吗?”她回答说“睡了”。然后我听到她抽泣的声音,她转身抱住我,我的身体随着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我感觉她的双臂越来越紧,简直快要让我窒息了。这个夜晚只有这么简单的一问一答,然后就是她的哭泣与长久的沉默、、、、、



  我们有时候会一起做菜,然后她吃的津津有味的,即使那只是盘炒鸡蛋,或拌黄瓜。有时候我们一起喝酒,她总是喝多,喝醉的她会变得风情万种,她对我说:“伟,你就是想跟我上床是吗?你不爱我是吗?”我说是。她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向前走了两步,一个踉跄倒在我怀里:“那现在你想要我吗?”我说想。于是我们做爱,疯狂的做爱,我们如同两头饥饿的野兽一样相互吞噬。



    生活可以失去目标,也可以没有意义,但不能没有激情,不能麻木不仁,不能颓废到底。你必须坚持呼吸,努力消化食物再排泄出去,这种新陈代谢,这种吐故纳新就是生命的历程,就是你思想的起点。我们都是活的如此真实,又虚幻的如梦中游历,这也许就是人生?或者只是一种时间的前进而已?积极和颓废也许都不对。盯着时钟的运转,然后数着自己的脉搏的震颤。就是你我的时间,在此刻永恒,在下一秒完结!、、、、、



   反复听同一首歌,听到你充耳不闻。反复思念一个人,思念到感觉世界在不断放大。时间停止不前,变的只是岁月和你!



      记得那首老歌吗?我为你经常唱起的,你说我唱的很深情,比原唱还要好听。一个五音不全的人也可以用灵魂歌唱是吗?还有你,我的姑娘。如今你是别人的新娘,那我们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在一起是吗?告诉我是这样,给我个肯定的答复。告诉我我们曾经那么拥抱过,深情又伤感的一抱,我让你看见了我最不想让你看见的液体,我的眼泪。我的灵魂。



     人可以活的行尸走肉一般吗?不能是吗?我们要有思想,还得有点追求?当然不止是追你或者别的什么女人。如今的我追求的可能更多的是一种安宁。



     安宁。什么是安宁呢?是一种从里而外的平和,一种完全的宣泄过后的舒畅?还是找个适合的理由欺骗自己、欺骗我们的世界,一个属于过你我的小世界。我记得你像小宝宝一样在我怀里撒娇,也记得分手后你如陌路人一样的眼光。我们从没跟对方说过分手是吗?因为完全对此无需多言是吗?顺其自然的无路可走!



     当我想挽留的时候你是别人的新娘了吗?或者你也是一个痛苦的灵魂?我那么与众不同吗?我只是病了而已,我没什么特别,我一点不另类。生活会把一切淹没,只留下秋风扫过落叶的痕迹。思念你就好像秋的感觉,带着淡淡的哀伤。


     今夜无法入睡,是精神类药物的作用还是你?反复听我们的歌,想起你傻傻的笑和最后的冷漠。



    一个男人可不可以活的再残忍一点,再绝情一点,再无谓一点,再豁达一点,再看远一点?远处有什么呢?又一次的绝望、还是我一直寻找并无限期待的安宁?



   人生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问号?我告诉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那就是时间就是挂在墙上的石英钟的动态而已,只是我此刻让它逆时针旋转而已,我不需要太多时间。只要今夜,今夜谁能与我共度?我的哀愁还是心里的河流?



    女人,金钱,疼痛,欲望,恐惧,一切!   反复听同一首歌,听到你充耳不闻。反复思念一个人,思念到感觉世界在不断放大。时间停止不前,变的只是岁月和你!今夜无人入睡!



   你的思想就是你的世界,就像我的思想也是我的世界。我们的世界不同,我们生活的地方不同,我们流泪的表情不同。我任凭眼泪滑落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



  心被无数双手撕扯一样,有比痛苦更好的形容词吗?也许吧,今夜我只是一个在药物作用下恍惚的灵魂而已。



   这可能不是爱情,只是一种完全自私的表达而已。爱不该是这样的东西,爱和恨本为一体。甚至转换可以真的不留痕迹。我爱上你是因为我爱上了自己!


   2009年10月5日!我的灵魂和我的信仰在呼唤!



    再见了我的姑娘,再见了,我曾经的爱恋,再见了凌晨3点28分!



  有一种感觉跟蚂蚁有关。我抱住她几乎是半跪在她面前,事实是,我把身体全部的重量压在她双腿上。因为我双腿的膝关节让我无法真的跪下去,但我的心跪下啦。我求她,求她帮我,求她帮我继续颓废或者干脆帮我解脱。要不是她那双,当过代表山东省出赛的长跑运动员的腿,我们恐怕早已一起扑倒在地上。那一刻我心里又闪过一丝自卑



    你的骨头缝隙里有一万蚂蚁爬,奇痒,心更痒,想抓抓不到,你的皮肤的感觉突然被放大了10倍,就连衣服在你身上摩擦都显得难以忍受。因为药的感觉在你体内太久了,你忘了没有药物的感知是什么感觉,突然它放大了10倍回来了 半夜汽车过去,一道光好像一把锋利的剑刺你的双眼,然后就是似乎被放大的10倍的汽车马达的声音就似乎惊雷一样让你颤栗 ,仿佛在你的五脏六腑上碾压而过,就是一切都被刻意的放大 。夜晚安静的只有心跳的时候



   就是这种感觉,无限的恐惧,空虚,寂寞,还有最多的感觉就是绝望,因为你知道你只是再重复 戒断与重新的堕落,你从胃口大增,到只想吃药,从希望到绝望,就是这样的不断转换。你吞噬了时间用身体和青春换来一种药物带给你的不现实的快感,尽管你知道这是一种自我放弃但仍不能自拔



   是的,我们俩的角色跟通常的男女关系相反。她一直是强者,一直是照顾我呵护我的妈妈一样的人物,那天我只是那样孩子一样抱着她的双腿乞求她,乞求她给我她藏起来的我需要的东西。我喊过,骂过,闹的左邻右舍都来看热闹,她只是拉着脸对别人说两口子打架看什么看,看热闹的人走了,我心里多少掠过一点温暖,因为她说我们是两口子,可我们从没见过对方家长,更没领结婚证,这是我最悲哀的地方。



   我骂她,我甚至打她,但我无力做出任何有效的一击,我知道她是爱我的,结果是我的胳膊出血了,她说让我忍忍,去带我输液,我不去,我用升级的自我折磨来要挟她给我要的。但她是那么狠心,虽然她真的是为我好。



    不知道过了几天,感觉像是三天,还是坐立不安,身体里蚂蚁搬家一样的在我骨头缝隙的排行列队,来去匆匆,留下的就是痒到你骨髓里的感觉,任何一个姿势都无法维持上5分钟,不断的起来,坐下,脱衣服穿衣服,呐喊,痛苦,抱怨,骂娘。屋里能摔的都摔了,连我们的合影都被我踩在了脚下。我恨自己,更恨她。为什么对我如此狠心?




   我要的不过是几片白色的药片而已!为什么就不给我?她说我这样下去就完了。我说完了我认了,她流泪了,过了很久说:“我不认,也不要你认!”。。。。。。。



  几经生死,多次挣扎在死的边缘,让这个32岁的男人似乎对一切都看的很开了。彬子是一个孤独的灵魂,他也许大多数时间活在自己的思想里。他也许是在用思想奔跑。一个在梦幻中风驰电掣不停狂飙的强人,但可悲的是,他是弱者,至少从他体质上来说离强者还很远。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习惯疼痛,哪怕这种疼痛已经伴随了他30年。一个人也许对一切都可以习以为常,那可能是一种幸福,但他不能对痛苦成型一种麻木的习惯。那是不正常的,更是可悲的。



    彬子32了,在他32年的人生里,应该说他曾经幸福过。从某种角度甚至可以说他一直幸福。我是说幸福这种事要看你从哪个角度感受,关键看你怎么想。彬子身体是不好,他呆在屋里的时间比一般人在室内的时间可能要长的太多。在他懂事的那个年纪,彬子只记得恐惧还有疼痛,总是被压力所包围着。彬子抱怨过,愤怒过,但他对一切都无可奈何。



      有两种东西和彬子有很深的缘分,那就是他体内的红色液体,和各种药物,特别是止痛药。他不记得他吃了多少药,也不记得多少次在那红色液体里杀出了一条血路。只记得这条路上留下的都是不堪回首的记忆。



     当老天没给你健康的时候他至少给了你一个健康的头脑,这也许是彬子唯一拥有的,同时也是痛苦的根源。因为他活着,他在思想,他想要活的不这么呲牙咧嘴,他想活的灿烂一点,阳光一点,最好还有一点点浪漫。这过分吗?是彬子要的太多了吗?



     也许彬子能做的就是争取,争取一切他想要争取的东西,把他的弱点变成优点。或者说这个世界需要各种角色,也有各种人生活的空间,彬子只是在寻找自己的空间,如此而已。



     彬子始终相信,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有他的道理,都有他来的理由。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一个杀人狂30岁就被人枪毙了,应该有人会说他该死,也许是吧。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也许就是带走被他杀掉的那几个人,同时也被一声响亮的枪声终结自己的人生。也许没人会觉得他活的有任何价值,但也许他在家是个孝子,也许他的母亲非常爱他,也许他曾经活的很快乐,也曾经让他周围的人快乐过。也许什么也没有过,甚至只有恨。就算他是个天生的杀人狂,那又如何呢?非杀不可就是他来的目的又怎样呢?他改变了这个世界,因为他来过。谁能告诉彬子,他这么想对吗?



     蝴蝶效应是一种毫无逻辑的连锁反映,追根溯源的结果是对一切感到无知和茫然。我们也许自认为聪明,但彬子不是这种人,他很自知,他从来都知道他是谁。他只是一个伴随红色液体和白色药片的灵魂。他是一个为了感受和呼吸来到了这个世界的人。他从不问自己为什么而来,生活到底是什么,活着究竟为什么这种白痴问题。这是一个大哲人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无痛呻吟自己难为自己的废话而已。



  彬子不能给自己一个答案,所以他不问,他不知道的太多,他头脑里能装的东西太少。他必须挑选那些对他来说有意义的事情来记忆。把那些不会有答案的问题留给苏格拉底那样的大哲吧。我只是个普通人,彬子这个么想。



    是的,彬子只是个普通人,哪怕他曾经觉得他感受和忍受过别人不曾忍受的,或者说他的灵魂以及思想只是他自己的,唯一的。但这一切不重要。因为彬子知道,时间终将吞噬掉一切。包括他以及他曾经的思想。和他的爱恋。那对时间来说太微不足道,太不值一提。



     彬子32岁,未婚。他也许就是那种适合单身的人。因为他无法想像,会有一个人能真的理解他的思想,而过日子又现实到柴米油盐,但他更多的是活在他的灵魂里。只要能吃饱,吃什么对他不重要,只要有地方睡,睡什么地方也无所谓。他只是需要一个思想的空间。彬子或许不曾成功过,但他知道知足者长乐的道理,哪怕是伴随着痛苦而生!



     32岁,彬子一脸茫然。32岁,彬子痛苦不堪。32岁,彬子仍然没有麻木。32岁,赚钱对他存在意义。32岁,凝血因子百分之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注我们

友联网创业群:31044219

记得备注自身情况 不然不通过
© 2001-2013  友联网 ( 苏ICP备16065436号-6 ) Powered by 新北区三井天华信息咨询服务中心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